有優質的資源卻找不到演技,劉亦菲和倪妮同命相連

欄目:明星八卦 編輯: 時間:2019年11月06日 12:28:25

十年前,我上大學時,寢室里有室友在自己床頭貼了好幾張劉亦菲的海報,他對海報瘋狂到了“除了自己誰都不能碰”的地步。我問他:劉亦菲好在哪里?他說:不知道啊,反正就是漂亮

十年前,我上大學時,寢室里有室友在自己床頭貼了好幾張劉亦菲的海報,他對海報瘋狂到了“除了自己誰都不能碰”的地步。

我問他:劉亦菲好在哪里?他說:不知道啊,反正就是漂亮唄,神仙姐姐啊!以后我找女朋友就按這個標準找。

“神仙姐姐”確實名不虛傳。那時候的劉亦菲鮮嫩又水靈,長發、大眼、小嘴,符合屌絲宅男的一切審美標準。

只是,十年過去了,劉亦菲被記得的,還是“神仙姐姐”。 

看評分,演完“神仙姐姐”后幾年的每部作品豆瓣評分只過了6分,而近作,沒有一部達到6分,簡直就是不及格。看票房,這幾部電影中,最低的是2429萬的《白幽靈傳奇之絕命逃亡》,最高的是《四大名捕大結局》拿下1.9億。只是,按現在的國產電影市場來說,成績真的不算搶眼。

粉絲們打高分,評價也只是簡單粗暴的“顏即正義”。

2002年,還有兩個月就15歲的劉亦菲就接下了《金粉世家》里的白秀珠一角,和陳坤、董潔一起演戲。但剛進劇組時,男主角陳坤并不情愿和她搭戲。

為此,制片人游建明特意找來自己公司的藝人,邊拍邊給劉亦菲上“影視速成課”。劉亦菲也承認,當時自己就是憑直覺演戲,別人幫她把臺詞劃下來,標上序號,再不停地說一些鼓勵的話給她打氣。基本上每天把臺詞說完就有人鼓掌。

手把手教演戲,這樣的機會不多。上過北京電影學院,可劉亦菲的表演依然單薄得如同當年那個未成年的小女孩。之后,因為接演《白幽靈傳奇之絕命逃亡》和《露水紅顏》演技成災,直接被網友評為:和尼古拉斯·凱奇并列“中外爛片王”的頭銜。

之前我們八過景甜的超級資源和不佳演技(景甜:她的演技跟她的背景一樣是個謎),劉亦菲也是那種“啥都不缺,就想演戲”的女同學。

她住在北京號稱4個足球場那么大的宅子里,在釣魚臺國賓館耗資180萬舉行過18歲的成年禮,更有個能幫自己搞定國際資源的干爹。

有優質的資源,有較長的戲齡,合作過無數大牌,可最后,卻找不到演技。

同樣站在高起點,有一部了不起的代表作的小花,還有倪妮。

頭頂謀女郎的光環,和國際影星克里斯蒂安•貝爾搭檔。倪妮可以說是在萬眾矚目下,從《金陵十三釵》的熒幕里款款走來。

當年拍攝《金陵十三釵》時,張藝謀剛遭遇上一部電影《三槍拍案驚奇》的口碑失利,國師金字招牌受到前所未有的質疑和吐槽,張藝謀對這部電影的在意程度,甚至顯得有點“獨裁”。

李欣汝、何珺、付璐璐、蔣婧4位演員因為在微博中透露“近日正在參加集訓”,并爆出培訓過程的照片后就被劇組開除了。而倪妮則完整經歷了培訓、拍攝、宣傳,得到完整出演的機會。

當時進組后,張藝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消除倪妮身上的“播音腔”。

倪妮大學專業是播音主持,導致一到鏡頭前就端著,字正腔圓地念臺詞。可張藝謀對電影的要求是“真實”:演員要揣摩人物心態,與角色融合,不要有“演”的痕跡。

緊接著,為了迅速把校園女生打造成風塵女子,張藝謀請了表演老師,給她們加了豪華套餐:讓這些女孩們打麻將,再故意制造矛盾。讓女孩們鬧起來,有的不高興了,有的罵起來了,表現就越來越自然了。老師還教她們熟悉自己的身體,包括自己的頭發、鼻子,以及怎樣穿絲襪,怎么樣解開旗袍的紐扣最美。

倪妮最后脫穎而出的扮演玉墨,就是在這個環節勝出。因為她很懂得如何去展現自己身體最美的一面。倪妮在片中風情萬種的“擺臀”走路法,也是按照“把自己想象成一條蛇”的訓練方法訓練出來的。

最后的成果,所有人都看到了:倪妮版玉墨還是很有說服力的。 

而《金陵十三釵》也成了倪妮迄今為止分數最高的電影作品,豆瓣評分8分。

只是玉墨之后,倪妮卻高開低走,這幾年里,她同樣沒有一部作品得分“破6”。 

這些“小花”都起點不錯、長得不錯,可為什么會陷入“處女作就是代表作,之后一部比一部糊”的尷尬套路?

第一,她們的第一部作品,都是經過精密的調教呈現出來的,而需要調教的演員,可能天賦方面并不是特別突出。

劉亦菲是想演戲的小女孩、倪妮是未來女主播,帶著青春,帶著美貌,加入了一個水準不錯的團隊,加上實力派導演親力親為的指導,是可以在短期內達到速成效果的。

第二,人在面對壓力的情況下,會本能爆發想要證明自己的沖動。

《金陵十三釵》里一共13位秦淮風塵女,沒準兒哪天就會被開掉,倪妮也不是一早就定好的百分百女主角,她的“播音腔”被張藝謀嫌棄過,可最后的成片中,觀眾看到的是一個南京話、英語都說得特別順的玉墨。可見壓力越大,能力也越大,就像健身一樣,以為自己只能跑5分鐘的人,潛力能達到的最高值很可能是30分鐘,在極端的情況下爆發出的小宇宙,連自己都會不可思議。

第三,后期作品團隊水準不穩定。

倪妮后來接演的作品中,《殺戒》和《我想和你好好的》都是新導演的作品,導演本身尚且稚嫩,又是小制作,不可能再造一個磨練演技的環境。而《等風來》里的女白領和《新娘大作戰》里的準新娘都確實夠“作”,然而都流于表面,是只需要搭上一半功底就能完成的角色。

少了《金陵十三釵》時期那種孤注一擲在一部戲上的決心,氣場也隨之弱了下去。

盡管演技沒有實質的提升,可倪妮還是足夠紅的。

根據統計,過去一年,倪妮上了21個雜志封面,這個成績,秒殺了一眾女星。前幾年和馮紹峰戀愛,兩人共用經紀人,倪妮的局面被一下就打開。之后,倪妮與井柏然相戀,更是上熱搜,給自己帶來了較大的人氣紅利,不少高端品牌支持贊助。

剛剛過去的戛納電影節上,倪妮身著Zuhair Murad長裙搭配Tiffany的珠寶亮相戛納紅毯,美照也是夠艷光四射。 

經常有人問:某某演技并不是很好,為什么就紅了?

因為當下的環境里,紅不紅跟演技有關系,但并不是直接的決定性關系。

有作品當然好,可別忘了,女明星本身就是一面招牌,熱搜、緋聞、真人秀、品牌、代言、封面……這些元素只要能占到一個以上,本身氣質又不是特別LOW,都可以達到“看上去很紅”的效果。

可真要拿演技說話,還是為這些“小花”們感到遺憾,順便哀嘆一下:年輕女演員們真的是一代不如一代。

張曼玉一路頂著“花瓶”名號走,直到1989年憑《人在紐約》拿下金馬獎最佳女主角獎,1993年后因為演活了阮玲玉,拿下金像獎影后,真真切切的用演技為自己正名的。

那一年她還不到30歲。 

最早的謀女郎鞏俐,1992年就已經憑借《秋菊打官司》拿到威尼斯影后,當時的她也才27歲。

今年8月倪妮將滿28歲,劉亦菲將滿27歲。跟前輩女演員比起來,在“奔三”的階段里,她們并沒有更出色。

乍一看,在張曼玉、鞏俐成名的年代,沒有真人秀,沒有互聯網,沒有熱搜榜。一切讓人分心的因素都沒有,女演員有精力和耐力磨練演技。

但把黑鍋甩給時代環境,顯然是幼稚的。

因為,緋聞總不會斷,熱點總是被新的曝光覆蓋,總會有源源不斷的新鮮小花前赴后繼地站到臺前。

不論娛樂圈怎么變,生存之道還是那么簡單。

能留下來的永遠是作品,對于女演員而言,手中最該攥緊的硬通貨是自己的演技。

相關文章
頭條推薦
最新資訊
欢乐升级 官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