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女主播許戈輝私生活混亂 做幾十年小三受群嘲

欄目:社會萬象 編輯: 時間:2019年10月10日 23:36:38

前央視美女主播許戈輝以其溫和與知性在觀眾中有著較高的人氣,而節目采訪人物之廣、選取角度之精、對話中體現的柔軟的人性之美,也向來受到好評。許戈輝,1991年參加中央電視臺青

前央視美女主播許戈輝以其溫和與知性在觀眾中有著較高的人氣,而節目采訪人物之廣、選取角度之精、對話中體現的柔軟的人性之美,也向來受到好評。

許戈輝,1991年參加中央電視臺青年業余主持人大賽,獲第一名。早在學生時代她就涉足電視,1991到1995年間,在電視圈的制高點中央電視臺,主持過多種類型的固定欄目以及大型專題節目和晚會,包括《十二演播室》 、《正大綜藝》、《東西南北中》和春節聯歡晚會、國慶晚會等等。10年前,她在眾人的一片不解中離開央視加盟香港鳳凰衛視,主持訪談節目《名人面對面》至今。

但可能大家無法相信,許戈輝的私生活一片混亂,是一個成功的小三。通常很多人去給有錢男人當二奶,可能做了幾十年的小三也上不了位,最后要接受群嘲。但總有人當了小三,還能上位,還對原配下手——許戈輝正是如此。她后來跳槽去鳳凰衛視,成了當家花旦。

其實這不是許戈輝第一次出人頭地。1995年,許戈輝走到了自己在央視生涯的最頂峰,搭檔倪萍、趙忠祥主持了春晚。此時的許戈輝風光無限,人們都覺得她可以接班倪萍。但奇怪的是,她在1996年突然從央視離職了。為什么事業高速發展卻離職?

之前在某海歸論壇上卻爆出猛料——許戈輝離開央視源于風流。在這篇帖子里指出:許戈輝當年不是從央視被鳳凰衛視挖走的!真正的內幕是她的風流:和幾個有錢人劈腿,和某國家的駐華副大使關系曖昧,并在一次“活動”中被安全部的人抓住,央視保衛部親自找她談話,說臺領導的意見很明確,愿意給她一個生路,但必須處理,所以希望她主動辭職,這樣對臺里和她本人都好。后來,她迫于央視壓力,就主動提出辭職,然后去了鳳凰衛視。另外爆出,許戈輝當時明知丁健已結婚,而且丁健已有了孩子的情況下,還和丁健發展地下關系。而該網友指出許戈輝的這種做法是不道德的及不負責任。

2005年1月許戈輝和丁健結婚,當時不知情的人還在替她可惜,認為長相漂亮清純的她竟找了這樣一個普通的老公。但實際情況是,丁健是離了婚再跟許戈輝結婚的。而丁健離婚時與前妻的小兒子才5個月大(他倆還有一個10歲的大女兒),他和前妻2004年離婚,2005年1月就跟許戈輝領證結婚了。

那么丁健是什么人,值得許戈輝如此費盡心思攀上枝頭?

丁健,北京大學化學系理學學士,加利福尼亞大學洛杉磯分校碩士,加利福尼亞Hass商學院EMBA。1993年與田溯寧在美國德州共同創建美國亞信公司。1995年初,成立亞信科技(中國)公司。有傳言,丁健的身家早在十來年前就是9位數……

最好笑的是,許戈輝對外公開說她和丁健在丁健離婚前一直沒聯系。事實是許戈輝在丁健前妻分娩前就已經懷孕。1月結婚,5月就足月產女。分分鐘打臉……(大家可以好好理一下時間線。)

而許戈輝還發過這樣的稿子,題目叫我和我丈夫的前妻親如姐妹,真的厲害了,誰要和你親如姐妹啊……丁健和他前妻肖燁的婚姻持續了13年,是一起共過患難的夫妻,不太可能“夫妻感情不好”。可能是心懷愧疚,離婚時丁健給了1個億的贍養費,當時被稱為有史以來最高的精神損失費。

特別推薦:今年我33歲,老公39歲 ,我們每個月就一兩次,每次三分鐘,一直困擾著我。去過醫院也沒用。后來他加老師朋友圈45229767,老師做一對一的診斷治療,就讓他全好的,每天都想要

丁健前妻肖燁后來帶著一雙兒女去美國定居了,而許、丁兩人最后選擇了遠赴南非結婚,也是躲得夠遠的。很多吃瓜群眾為肖燁抱不平:你做什么家庭主婦伺候丁健?你該控制亞信財政大權,那樣就算許戈輝生十個女兒,丁健屁也不敢放一個。

而丁健公司亞信的員工曾經就爆料過,和所有事情吻合。許戈輝當小三沒幾年就上位成功,而丁健嘴上說著自己的人生信條是“男的要負責任,女的要善良”,轉眼就拋棄妻子……也算是見識到了。

從其他地方也能看出許戈輝想要“攀高枝”的心理。1996年,剛到香港任鳳凰衛視主持人的許戈輝眼睜睜地看著鄧文迪利用默多克來港舉辦酒會招待傳媒的機會,一步一步最終攀上高枝。她便跟當時還是單身的魯豫、柯藍打賭,看看她們誰最后會嫁一個“李嘉誠”。

關于干得好還是嫁得好,新嫁娘許戈輝的觀點是既要干得好也要嫁得好。“我這個‘嫁得好’不是說要嫁一個從此(你)就不用干了的人,而是說你在靈魂上有了個可以共鳴的同伴,這個是非常重要的。對很多女人來說,工作是愉快的,嫁得好可以更開心更投入地工作。但如果你嫁得不好,整天吵架,哪還有心思去工作?財富本身就是一個廣義的概念,譬如一個學者搞研究,也許這些研究成果最終也沒能市場化,沒能兌換成金錢,但只要我們認為它有價值,那就是創造了財富。曾經有媒體問我:‘你到底看重你先生的哪方面,是財產、學歷、為人,還是其他什么?’我回答:‘他的一切我都看重。他現在有多少財產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他是否具備創造財富的心智與能力;他以前的學歷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他是否能在日后不斷學習不斷進取;他對我好當然重要,但同時他也應該對我們雙方的父母好,對身邊的朋友都好。’奇怪的是,媒體發稿時卻把后面兩方面都刪掉了,只剩下關于‘財富’的,感覺好像我不看重他現在有多少錢,但是在乎他今后還能掙多少。”

相關文章
頭條推薦
最新資訊
欢乐升级 官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