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前慢,詩詞里的少年輕狂,如今已鎖了心

欄目:情感故事 編輯: 時間:2019年10月09日 14:45:39

現在能讀詩寫詩的人定是對生活有著清醒認識,又不茍同現實的清流。最近看見圈里有位寫詩的朋友,不禁被詩中的美好意境擊中。談到最懂生活的當代詩人木心,曾說:“生活的最佳

現在能讀詩寫詩的人定是對生活有著清醒認識,又不茍同現實的清流。最近看見圈里有位寫詩的朋友,不禁被詩中的美好意境擊中。

談到最懂生活的當代詩人木心,曾說:“生活的最佳狀態是冷冷清清地風風火火”,他的詩亦是如此,有單純率直的美好,也有清醒透徹的領悟。欣賞他其中美的驚艷的一篇。

《從前慢》

記得早先少年時

大家誠誠懇懇 說一句 是一句

清早上火車站 長街黑暗無行人 賣豆漿的小店冒著熱氣

從前的日色變得慢 車,馬,郵件都慢

一生只夠愛一個人

從前的鎖也好看 鑰匙精美有樣子

你鎖了 人家就懂了

前記:很羨慕古人那種含蓄的表達情感。約會便有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后的意境。美人大都是,眉眼如畫,巧笑倩兮。談情必然是和英雄琴瑟和鳴,兒女情長。

這樣蕩氣回腸的愛情勢必有許多千古絕唱。與君分享一首古詩詞。

《十里紅妝·女兒夢》

待我長發及腰,少年娶我可好?待你青絲綰正,鋪十里紅妝可愿? 卻怕長發及腰,少年傾心他人。待你青絲綰正,笑看君懷她笑顏——何曉道

后經人改編的版本:

待我長發及腰,將軍歸來可好?

此身君子意逍遙,怎料山河蕭蕭。

天光乍破遇,暮雪白頭老。

寒劍默聽奔雷,長槍獨守空壕。

醉臥沙場君莫笑,一夜吹徹畫角。

江南晚來客,紅繩結發梢。

相關文章
頭條推薦
最新資訊
欢乐升级 官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