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徽宗夢見個道士何得一 宋徽宗召見道士后令人嘀笑皆非

欄目:歷史趣聞 編輯:實習生 時間:2016年12月08日 14:21:48

一句話,何得一在道教方面的學識與待人接物,都與徽宗想象的差了不止千里。但既把他喊了來,又不好意思直接叫他回去。正好當時很多道士在寶錄宮作法,所以讓他也去參加。其后給了個丹林郎,讓他回去了。

靖康恥,猶未雪,臣子恨,何時滅……

岳飛攻破黃龍府的遺愿,得到兩百多年后的朱元璋時代,才終于完成,非但收復了幽云十六州,連搞定宋國、金國、西夏國的蒙古人,都敗在了他的手里。華夏大地,再次一統。

宋徽宗夢見個道士何得一 宋徽宗召見道士后令人嘀笑皆非

靖康是宋欽宗趙桓的年號。他的皇帝,是他爸宋徽宗匆忙之間傳給他的。原因嘛,大概在于,趙佶害怕承擔滅國的責任。

相比皇帝,他更適合做畫家,甚至是——道士。

他不是自稱道君皇帝嗎?是天下道士的老大——當然,是心理上的——就像天下第一大幫丐幫幫主,也不必親自去討米嘛。

既為道君皇帝,道士二字總想在心里,掛在嘴邊,免不了就日有所思,夜有所夢。

這不,他夢到了一個道士。

誰呢?

何得一!

何得一?何得一是誰啊?沒聽過呀!

這就對了,他就是大宋數不清的道士里最普通的一個。

但,他居然入了趙佶的夢里,還告訴了自己的名字!

這就不同尋常了,這必然是太上老君他老人家給道君皇帝下的指示啊。

找!

還真找到了!

在江西新淦縣,有個同名的,正是道士。根據皇上醒后提筆畫的面相,也還有點像,兩只眼睛一張嘴,兩條腿兒一個鼻……

沒得說,吹鑼打鼓風風光光把他送到了京城。

進了開封之后,歷史記載在這里出現有不可思議的分化。

據某百科“何得一”條 ,說的是“何得一召到訴京,徽宗賜住太乙宮、賜號‘沖妙太師’,給予丹林郎的官品,任京師右街鑒議的職務。當時道士得到官位以后,多半橫行州縣,騷擾民眾。對于此類現象,何得一很是反感,遂對徽宗建議:道家以清凈無事為貴,不應當與州縣事,請一切罷之。他的意見,令‘貴近用事者’驚恐,他們深懼因此失去權勢,遂對何得一進行攻擊,結果何得一奪去職務,因歸新淦,依然當普通道士。”

宋徽宗夢見個道士何得一 宋徽宗召見道士后令人嘀笑皆非

(圖片來源網絡,感謝原作者,若侵權,請聯系刪除)

在這個記載里,何得一儼然是個得道高人,深受趙佶之喜愛,而且以天下蒼生為念,直言進諫,受到他人猜忌,最終不敵壞人,回到老家。

然在宋人曾敏行的記載里,卻又是另一種說法。

需要說明的是,曾敏行生于宋徽宗政和八年(1118),卒于宋孝宗淳熙二年(1175)。十年之后,兒子將他生前所著編成《獨醒雜志》十卷,著名詩人楊萬里作序;官至吏部尚書、樞密使、左丞相,封許國公,以觀文殿大學士、益國公致仕、薨后贈太師的周必大、官至禮部尚書兼侍讀的尤袤題跋(后序)。

以上這段,是想說明,其一,曾敏行生活的時代,去徽宗、欽宗朝不遠,其記載,更接近原始風貌;其二,那么多名人替《獨醒雜志》背書,顯見,其內容確實是比較靠譜的!

那《獨醒雜志》中是哪樣講的呢?

——既召見,山野齷齪,不能應對,甚不稱上意。時方集道流于寶錄宮作醮,因命得一預焉。建醮畢,授丹林郎遣歸。

一句話,何得一在道教方面的學識與待人接物,都與徽宗想象的差了不止千里。但既把他喊了來,又不好意思直接叫他回去。正好當時很多道士在寶錄宮作法,所以讓他也去參加。其后給了個丹林郎,讓他回去了。

丹林郎是個多大的官呢?

首先得說說郎是個什么官。

在宋朝,這就是個散官名,來給官員定級別的,有級無職。比如,有些縣令帶著宣義郎的名頭,有的呢,又帶著朝散郎的名頭。前者表示縣令級別是從七品下,后者是從七品上——當有個郎名而無正職,就閑人一個,沒有權力。

帶林字的郎,唐朝儒林郎是正九品上,文林郎是從九品下。丹林郎,可能是宋朝加的,其級別,大概與儒林、文林差不多吧!

可見,這真不是多大個事。也就是個精神鼓勵而已,你從江西來一趟河南不容易,也別空手回去,免得人家說我大宋皇帝小器!

相較與記載的不同,更有趣的,還在后面。

曾敏行寫到,當地的太守縣令得知皇帝找他,肯定是何得一有過人法術,才能讓皇上夢到自己啊,于是問他有何本事,先說給我們聽聽。

何得一告訴兩件事。

其一,自己“昔浴于江中,得杖子狀如龍”。

其二,“嘗噀水于壁間,成罨畫山水”。

第一個好理解,第二個說的是,他曾經含了口水噴在墻上,那些水變成了一幅山水畫!

果然奇異!太守高興得不要不要的。自己治下出了道教異人,能沾光啊!

宋徽宗夢見個道士何得一 宋徽宗召見道士后令人嘀笑皆非

想來,何得一去開封之前,太守、知縣們都講了不少好話,若有機會,請多多美言吧!

哪料,何得一有些失意的回來了。

人家不解啊,你不是游泳都能撿到如龍的棒子嗎?不是吐口水都能讓蘇軾等詩人畫家失業嗎?怎么……現在……

何得一只好告訴了他們真相——

杖乃木根,初無他異——不過是他裝神弄鬼,大家先入為主,越看越像而已。

而噀水成畫者,因醉后嘔吐成瀝耳。

看到此處,相信朋友們都忍不住哈哈大笑吧!

你們確實該如此。

因為,曾敏行他們在宋徽宗召見何得一幾十年后,一說起此事,“至今人傳以為笑”。

TAGS:
相關文章
頭條推薦
最新資訊
欢乐升级 官方